最新资讯:
民主拯救中国!
Democracy Save China!

最新文章

数十名维权律师聚会郑州 要求保障律师的合法执业权利(图)

Written By CDP.ORG on 2014/08/01 | 8/01/2014


(维权网信息员汪钧报道)628日,30多位维权律师聚会郑州,商讨维护律师自身权益,要求废除律师年检。同时起诉相关部门借年检打压律师,侵犯律师执业权利。 

据与会的王宇律师介绍:“有30多位律师从各地赶到郑州,讨论维护律师权益问题。我们一直在帮别人维权,但是我们自己的权利总是受到侵害,所谓的敏感案件,就是政府部门不喜欢的案件,他们一方面通过权力让法院枉法裁判,另一方面,他们通过司法局给这些律师施加压力,大家权益都受到损害,尤其是维权律师,每年到年检的过程中,大家都很紧张,很着急。”

蔺其磊律师也表示:“针对律师年检问题,对目前制约中国律师几十年的违法的律师年检制度,有些律师要起诉;有些律师下周一(关于)郑州案件要去做一下,25号已经报到检察院批准,必须要求会见,检察院给出具要求检察院不予批捕,律师要出具这样的意见去找他们交涉。”

邓树林律师微博表示【强烈要求废止律师年检】企业都不需年检了,法官、检察官从不需年检,因此要求司法部废止律师年检。年检是不是打压律师的一种手段?司法部年检有何法律依据?多年来,律师们因代理所谓官方称为敏感案,年检不能通过、吊销律师证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

同时,郑州参加六四公祭案的9名维权人士遭关押已经超过一个月,至今律师不能行使会见权。湖南谢阳律师透露,律师们为郑州市被关押的3位律师捐款18千元。

李方平律师 : 【律师守望相助】唐荆陵、常伯阳、姬来松律师要么已经批捕,要么正在批捕。他们常年从事维权工作,收入不高,但也是家中的支柱。28个同样处境的律师也聊表心意,给三个家庭捐了18000元。爱心继续传递中…



















意,给三个家庭捐了18000元。爱心继续传递中… 

吕耿松:吊唁王荣清先生(组图)


授权“维权网”发布
 2014年6月26日下午4点36分,王荣清先生不幸去世。4点40分左右,王荣清的弟弟王荣耀就打电话告诉邹巍。当时,邹巍正在我家里,而他刚刚从王荣清家里来,告诉我说他上午帮助王荣的女儿王蒙利把她父亲从医院接回家。谁知没谈上几句,噩耗就传来了。当时我们两人决定立即去九堡蓝桥景苑王荣清家。因邹巍是骑自行车来的,所以让他先走,我坐公交车,二人到地铁口碰头。邹巍出去时,看见我家门口的岗哨明显增多,看来是走不掉了,于是让邹巍先去,我第二天再去。当天晚上,邹巍在王荣清家被国保带走,软禁在石桥镇的一个小宾馆里,要三天后才能出来。
27日上午7点,我和戚惠民约好一起去王荣清家吊唁。7点半左右戚惠民出门时,被他住地的杭州市西湖区文新派出所拦住,叫他上派出所的车,他们送他去。戚惠民说他不知道王荣清的家,要和我一起去,文新派出所同意我也上他们的车。
等戚惠民到后,我从家出来坐他们的车,但两个协警拦住我不让我上,说领导说过不让我出门。我说我坐的是文新派出所的车,也是你们公安的,但他们还是拦住我。戚惠民上来一把拖开协警,我趁机钻进了车。协警拦住车不让开,说要请示领导后再说。我对文新派出所的人说,你们都是一家人,何必大水冲龙王庙。文新派出所的人说,我们都是小兵癞子,要听上面的。过了一会,翠苑派出所的李警官来了。他确认了是文新派出所的人和车后,把我叫出去,说有几句话要对我说。我问他有什么话要说。他说你送花圈的时候,写你一个的名字就够了,不要写其他别的什么。我一听,就知道他怕我代表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送花圈。我问他:“其他别的什么”是指什么?我说有五六个朋友托我送花圈,都写我的名字吗?这位来自河北沧州林冲剌配之地的前王牌军(驻杭州留下的第一军第一师)营长有点担心地说,我怕你惹事,给我带来麻烦。我说李营长你弄错了,我能带你带来什么麻烦?他想了一想,说算了,还是我自己送你去吧,于是他便回去把警车开来,然后叫上两个协警一起去九堡。这样,我和戚惠民两个人就有两辆“专车”送到王荣清家里。
到了蓝桥景苑后,我就四顾附近有沒有花圈买,但没看到。我在农村参加过几场丧事,卖花圈的都是送上门的。记得王东海去世时,花圈也是送上门的,可老王这里没有。我问王荣清的女儿王蒙利上哪儿买花圈,她说她爷爷是牧师,她父亲一生下来就受洗,所以按基督徒的习俗,丧事从简,不收花圈。王蒙利对我们说,她父亲走的时候非常安静,一点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这是上帝在保佑。
在王荣清家隔壁的走廊(楼道)上,坐着五六个陌生男子,“护送”我们的人后来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王蒙利告诉我们,国保在隔壁租了个房间,时刻关心着她家的客人。
王荣清安详地躺在玻璃冷柜里,身上覆盖着一块四周绣着葡萄,中间一个大红十字的白色绵缎,绵缎中还有一句《圣经》中的语录。我和戚惠民向王荣清的遗体深深地三躹躬,喃喃地说:王荣清同志,你安息吧。你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了大半生,披肝沥胆,躹躬尽瘁。国家会记住你,人民会记住你,历史会记住你。我们会继承你的遗志,把中国民主党做强做大,把中国的民主运动进行到底,民主宪政制度必将在中国实现。你安心地走吧,在天国那边,你也可以把民主、自由、博爱的福音传给人间,到了哪里你都将是一个民主战士和自由天使。
王蒙利告诉我和戚惠民,明天(6月28日)他们打算将她父亲的遗体送到杭州殡仪馆,举行基督教告别仪式,牧师给王荣清先生做祈祷,还有唱诗班给他唱赞美歌。傍晚王蒙利又发短信告我,去殡仪馆的日子改在7月2日(星期三)。





 

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丧事受到中共警方阻扰

Written By CDP.ORG on 2014/07/31 | 7/31/2014


    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4年6月26日下午4点36分在杭州市九堡蓝桥景苑6栋2单元401室家中去世。


    由于王荣清先生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致力于追求中国实现民主法治,矢志不渝三十余载,尤其是在中国民主党和平理性的公开组党活动中,每每临危受命、进取挺前、坚守巍然、撤退断后,表现出对中国民主事业及战友笃信忠义、智深沉勇的优秀素质,受到海内外各界的广泛关注。但在中国大陆,王荣清的生前朋友尤其是中国民主党的同仁及社会各界民主、维权人士前往致哀,却遭受中共警方的一再阻扰。


    王荣清去世后,位于杭州市九堡蓝桥景苑6栋2单元的四楼,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国保就在楼梯口一套住房进驻,劝退其他住户“出门旅游”,楼上、楼下设立三三两两的便衣岗哨,盘问来往人员。


     2014年6月26日晚上8点,笔者前往吊唁,在一楼单元口遇到王荣清的弟弟王荣耀(15867100724),正送别前来吊唁的中国民主党人吴远明(任伟仁),吴远明正被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带离。


    我随王荣耀上楼,瞻仰了王荣清先生的遗容并致以敬礼,江干国保一王姓大队长马上过来打探中国民主党有什么计划、准备什么活动祭奠王荣清。我答“王荣清先生推动国家的文明进步贡献卓著,我们之间情谊深厚,当尽己之力,让他走得安心与风光”;他说“可以理解,但你们不要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大事来”;我再答“你们警方不要做得太过分,尊重起码的民俗礼节,我们也会保持一定的克制与忍让”,他说“是个平衡问题”。

    没过一会儿,民主党人邹巍来了。我与邹巍相互寒暄,没说几句话,我家所属辖区的拱墅国保张姓大队长就打电话来,问我是否在王荣清这里,让我早点回家,不要滞留。因为已经安排好当天由邹巍和王荣清的另一个弟弟守夜,我电话里也就答应等他们到后,同祝正明先生及与他们一起回家。一会儿,祝正明来了,拱墅区国保两人也跟了进来,让祝正明瞻仰了王荣清、及与家属简单问候了几句后,用他们的车把我、祝正明及王荣耀送回城里回家的路上。

    但遗憾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警方一再得寸进尺,打破起码的人道平衡底线,不妨举例如下:

    深夜零点刚过,收到邹巍来电:我被江干国保通知下城国保强行带离王荣清家/不许守灵/现已被押到石桥一宾馆软禁几天/才能回家。

    今天中午12:40,收到安徽李文革(13605660486)先生打来电话说“今天早上打算启程前往杭州,凭吊王荣清先生,但被当地国保堵在家门口,不让成行。只能让树庆兄代为向王荣清家属致哀”,我答应他会转告的。心想,王荣清丧事,没想到竟然惊动到外省国保,看来中共当局对王荣清丧事的紧张已近远远超出浙江范围。

    几分钟后,收到宁波诗人、中国民主党人周骏义(13958221924)来电,说他与谢维先生到王荣清家吊唁,遭受“宝宝”驱赶。后来经过核实得知,他两刚到一楼,就被国保强行带到四楼国保进驻的套房,盘问来由查验身份证。被王荣耀发现,带到王荣清遗容前瞻仰鞠躬,然后在便衣护卫下到外面一路边小摊吃中饭,饭后被警方被强行赶走。王荣耀对于警方强行盘问前来吊唁朋友身份证并驱赶的行径当场予以了抗议。

    今晚六点左右,我原计划去为王荣清先生守一个夜,但也在家门口遇到几位便衣强行阻挡,同时拱墅国保打电话来说“你一定要去,我们马上就开出《传唤证》来,今天是不会让你去成的”。自私胆怯的我,在征询王荣清家属意见后,暂时就决定我今晚我不去,等几天后,最后送别王荣清先生时再去也不晚。

    晚上七点不到,民主党人来金彪(13388601327)给我打电话说“安徽钱进(15255200526)找到我,两人准备共进晚餐后由我带钱进去吊唁王荣清,但钱进被警方强行带到(来金彪先生住所的)南星派出所羁押,现在我也守在派出所,两人的晚饭都没有吃”,一个多小时后,来金彪又打电话说“他们把钱进押送走了,我还留在派出所里,要问清他们把钱进带往何处”。

    当然,今天也有突破层层阻挡,成功探望到老王遗容的,如民主党人池建伟今天一大早,民主党人高海兵白天在西湖国保的护送下、张立恒律师在晚上,都到了王荣清住处,瞻仰遗容并向王荣清先生家属致以问候与节哀。

    以上,仅仅是我所了解的不完全信息,从目前王荣清丧事家属与亲朋无法在家门口购置安放吊唁花圈一事,就可见问题的严重性。古人曰“追终慎远,民德归厚”,但如今淳朴不再、世风日下,能说跟中共当局数十年来伤风败俗没有什么关系吗?本案,就是一个典型!

    另据最新消息:明天早上,王荣清先生遗体出殡,送入殡仪馆冷藏。家属初步决定择吉日(7月2日,下星期三)下午2点10分在杭州龙驹坞殡仪馆举行基督教告别式。


             陈树庆
     2014年6月27日晚23:50分完稿

上街支持香港争民主的湖南网民肖恺被当局传唤


(维权网信息员林玉成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湖南长沙网友因上街支持香港争普选而遭到传唤。


   6月26日,长沙数名网友在商业广场闹市黄兴路步行街打出标语横幅,支持香港市民要民主,争自由,民间公投,要真普选的活动,打出标语:“不做十三亿帮凶,要助香港公投;香港要公投,湖南也要公投。”标语是针对日前官方媒体发文,竟妄称代表十三亿人民,对香港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公投说三道四,网友们站出来也代表中国人民支持香港市民争取真普选的态度,与表达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呐喊。六月二十七日,当局就找到肖恺,通知他下午接受传唤。国保在讯问肖恺时主要针对此次长沙网友上街支持香港市民争普选行动,试图挖出行动的组织者。

北京人权捍卫者赵常青、张宝成二审维持原判(图)



赵常青被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时的照片

(维权网信息员王冬见报道)6月27日上午9点,北京人权捍卫者、《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新公民运动成员赵常青二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宣判,法院维持了4月18日海淀区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对赵常青判刑2年零6个月的判决。
 

据了解,在宣判的过程中,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周围遍布着警察和便衣。法庭只允许两个旁听位置,除了赵常青的妻子外,其他亲属旁听需要开具亲属关系证明。


赵常青的精神和身体状态还好,宣判后与妻儿有5分钟的短暂会见。可能是见到妻子正在生病使得常青心生怜惜,他向律师表达了自己对多次的牢狱生涯的厌倦。赵常青对妻儿的拳拳之爱和对自由的渴望令亲友们倍感心酸。


因新公民系列案与赵常青同一天获刑两年的张宝成,也于今天二审宣判。同样是只允许两名亲属旁听,同样是维持了原判。


4月18日上午,新公民运动“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系列案在海淀区法院宣判。赵常青、丁家喜、张宝成、李蔚在被羁押一年后分别获刑丁家喜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赵常青被以同样的罪名判处二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张宝成、李蔚也被以同样的罪名分别获刑两年。

北京因纪念“六四”被拘押的维权人士李学惠获取保候审



(维权网信息员雷震报道)今天(627日),本网信息员从北京律师马纲权处获悉,北京因参与纪念“六四”25周年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维权人士李学惠已经获取保候审出来。
 李学惠居住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今年520日晚被警方抄家带走。524日李学惠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于北京石景山区看守所中。这次拘押李学惠是因为她与奥运期间被劳教的83岁的王秀英老人等人发起“为了不能忘记--六四25周年的签名活动”。624日,代理李学惠案的人权律师马纲权前往看守所会见了李学惠,三天后的今天,李学惠获取保候审出来。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哀悼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



授权“维权网”发布
惊闻浙江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4626日下午436分在杭州市九堡蓝桥景苑62单元401室家中去世,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同仁表示万分的悲痛!王荣清先生的不幸逝世,在此非常时期来说,是中国民运的一大损失,也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大损失。
 
长期以来,作为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之一的王荣清先生,坐牢而不改初衷,在浙江民运中一直起着骨干的作用。浙江民主党人所具备的团队精神,是每一个浙江民主党人的骄傲。他们那种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奉献精神,在整个中国民运艰难的行程中,鼓舞着每一个有良知的民主异议人士!
 
王荣清先生走了,我们大家失去了一位肝胆相照的挚友,但他那长期坚持民主、宪政理念的精神将鼓舞着我们每一个人,也更加坚定了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全体成员的政治信念并在争取自由民主、人权尊严、宪政法治的路上继续不屈地抗争和实践!
 
王荣清先生千古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4626

湖南邵阳国保到永州找彭永忠调查罗茜案


(维权网信息员孙涛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前天(624日)邵阳国保到永州找到维权人士彭永忠进行调查,说他与罗茜案有牵连。

罗茜在今年“六四”25年前的530日被当局带走,目前关押在邵阳洞口看守所。罗茜是人大的六四学生,曾因参与六四被当局迫害。去年也因组织湖南六四纪念活动被当局关押。彭永忠是永州的一名酒店老板,曾因参与公民活动被当局打压,以查税消防工商检查各种方式让他经营不下去,只好将酒店出让到国外去投资经商。彭永忠表示自已并不认识罗茜,但邵阳的国保仍是拿出大量的相片让他指认,他猜测是罗茜在关押审讯期间说过认识他。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讣告


  委托“维权网”发布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沉痛宣布:中国民主运动老战士、中国民主党优秀党员、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核心成员王荣清先生因病治疗无效,于2014年6月26日下午4点36分在杭州市九堡蓝桥景苑6栋2单元401室家中去世,享年71岁。

 特此讣告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
 2014年6月26日


王荣清简介:(1943年-2014年)浙江民运人士,1978年参加民主墙运动,出版“四五月刊”和“华东民刊”等刊物,1989年投身学生民主运动。中国民主党1998年组党时,他是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之一,现在仍是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成员。

中国公安部在2002年把中国民主党定性为“敌对组织”。2004年11月,王荣清主持起草了《中国政党法草案》,并将这份由民间组织提出的关于立法的政治文件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并在互联网上发布,产生了一定影响。王荣清为此多次受到刑事拘留和监视居住。

2006年8月24日,因涉嫌煽动罪被刑事拘留,该案因证据不足而撤销。

2009年由于被指控策划召开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而被判刑6年,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服刑期间因身患肾衰竭而获得监外执行。2014年5月9日刑期已满,但因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敏感期而继续受到监控,6月11日刚解除监控就突然病重,住进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一直陷入昏迷状态,靠呼吸机辅助呼吸,因无钱支付高额费用,不得不回家治疗。

著名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被警方铐走


(维权网信息员钟鸣、马奉宪报道)本网信息员通过多渠道了解获悉,原《成都商报》记者、曾报道“我爸是李刚”而引爆舆论界,后被迫离职成为独立调查记者,之后又揭露报道山东平度强拆及财新记者陈宝成被抓事件的殷玉生,于621日在大连市出差时被警方铐走。在临带走前一刻,殷玉生成功通过微博向外发出一张被铐照片(见图)。
 
 
 
 
殷玉生后来被关押于河南郑州看守所中。据律师对外透露,当局是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拘押殷玉生,但律师与家属至今没有收到法律文书。本网信息员获悉:殷玉生(雨声 @yinys )的家人25日晚间刚联系过委托律师,双方均没有收到殷玉生被刑事拘留的通知。
 
分析人士认为,这次殷玉生被拘押,可能直接起因于今年22日(中国传统佳节春节的大年初三)他参与郑州前八九学生陈卫、于世文夫妇发起的,在河南赵紫阳先生家乡滑县举行的公祭活动。至今年5月下旬“六四“25周年前夕,河南参与公祭的陈卫、于世文夫妇及常伯阳、姬来松律师、石玉记者等先后被刑事拘留。因此这次抓捕殷玉生也似乎是意料中事。同时,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殷玉生多年来揭露地方当局违法侵权事件,多次报道(包括河北“我爸是李刚”)重大事件而引起媒体轰动,因此他早就成为官僚忌恨的对象,一些官僚早就指望将其投入监牢,这次借中国当局打压“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而将其拘押,应该是官僚们图谋以久的事了。

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公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Copyright(C)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 CDP.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