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民主拯救中国!(CDP.ORG)
Democracy Save China!

最新文章

中国选举观察(2014)之三十三——湖南省衡阳县政府指导的村官选举是非法的(之六)

Written By CDP.ORG on 2014/09/23 | 9/23/2014

(维权网信息员姚立法报道)2014426日,是湖南省衡阳县曲兰镇花桥村第九届村民委员会选举日。当天计票结果是,邹品如(花桥村前村委员兼村会计)得村主任赞成票387张,邹乐坚(中共花桥村支部书记)得村主任赞成票292张。邹品如和邹乐坚两位村主任正式候选人落选,该村选举村主任缺额。


花桥村从320日推选村民选举委员会组成人员、到426日投票选举,各选举环节都是非法进行的。

719日,曲兰镇政府决定花桥村进行另行选举。选举从上午9点开始,到中午1点钟结束。

全村由四个流动票箱到各家各户进行投票。镇政府派了李小兵(中共桐梓责任区总支书记)和王海洋(桐梓责任区分管组织工作)等7人到村指导选举工作。

选票上的正式候选人是邹乐坚和邹品如。邹乐坚排在前面、邹品如排在后面,同时还设有另选他人栏。

19日发出选票927张、余72张票没有发出去、收回选票857张。

一号票箱由黄云初(花桥村前中共支部书记)、邹高贵(石头组组长)和曾细云(桐梓责任区会计)负责,到寿柏组、福隆组、巴樵组和石头组的各家各户去。

二号票箱由邹智权(村选委会副主任)、邹学湘(中共党员)和王海洋(桐梓责任区分管组织工作)负责,到界木组、青山组、左家组和隆兴组的各家各户去。

三号票箱由李功凡(寿柏组组长)、邹高文(村民)和邹正良(桐梓责任区主任)负责,到明杏组、油榨组、油铺组和杨名组的各家各户去。

四号票箱由王秋英(中共党员)、邹志康(村民)和唐姣霞(曲兰镇妇联主任)负责,到高云组、石屋组、尧公组和堰上组的各家各户去。

据花桥村村民介绍,高云组组长邹学礼说,“我这个组的选票,不管是谁的,全部由我代写!”高组长说到做到,19日,他代写了全组的选票。村主任竞选人邹家友的母亲,跟着四号票箱走,并要求村民在另选他人栏写上她儿子邹家友的名字;比如有些村民在楼上打麻将,王秋英等人提着流动票箱上楼,她也跟着上楼。除邹学礼代票外的其他人代票,投邹乐坚和邹家友的很方便,但可能投邹品如的代票就很难了。甚至非本村村民的桐梓中心小学校长邓衡均也能代他人代写了几十张选票。

唱票时,邹品如的老婆在唱票处吵闹。她质问凭什么同样填法的选票,邹乐坚的有效、邹品如的就无效?今天(719日)比426日多发出120张选票,发给谁了?

计票结果是,邹乐坚得赞成票351张,邹品如得赞成票283张,邹家友得另选他人票215张,邹学湘得另选他人票8张。

719日,当局认可得票数多于已投选票总数的三分之一的邹乐坚当选。

李化平先生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一代人要负起一代人的责任!


我因为声援张安妮入学一事而被捕,到今天为止,一共被关押了355天。但是,我并不后悔,也完全不认为自己有罪。我,以及新公民运动的一贯主张,就是自由、公义、爱,我不会做出与我的理念相违背的事情。
教育平权是我一贯的主张。我们主张教育权人人平等。无论一个人来自哪里,不管他的户籍,不管他的出身,不管他的父母是从事什么工作,哪怕他的父母是罪犯,也都应享有平等的教育权。张安妮的父亲张林,曾是六四学运的积极参加者,多年来一直受到当局的迫害。但是,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他的女儿也因此被合肥警方施加压力而被迫转学。这就是我来合肥的原因。

我一贯主张自由、公义、爱,这也是我们新公民运动的主张。我们要向下一代传递爱而不是仇恨。我来合肥见到了安妮,这个十岁多的孩子,她说她很喜欢琥珀小学的氛围,不想转学。我感到她因为被合肥警方剥夺了上学的机会,眼睛里已经有了一丝恨意。作为成年人,我们不能把仇恨留给孩子。只有自由、公义、爱,我们这个国家才有希望。

我自己也有孩子。早些年,我也是为了所谓的虚荣心,一心赚钱,不关心社会。我们常常会讲,等过些年,到我们孩子大了,社会就会进步。但是,现在我的孩子已经快18岁了,社会、国家还是有很多严重的问题。我终于明白,自由、民主、法治,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不会从天而降,需要有人为之去奋斗。

作为一名孩子的父亲,我当然不希望坐牢。但是,如果不是我孩子的父亲去坐牢,那也会有其他孩子的父亲去坐牢。一个国家的进步,总要有一些比较傻的人去付出。我愿意作那个比较傻的人。

作为一名父亲,我不能把我该负的责任推脱给我的孩子,推脱给我的下一代。一代人要负起一代人的责任。我们的新公民运动,就是提倡人人都做一个新公民,就是提倡每个人都尽到自己的责任。每个人都做一点。

我成长在文革年代,身上有很多的缺点。所以,我每天都在悔罪,都在忏悔。我也在学做一个新公民,慢慢改掉自己身上的缺点。

我去年在长沙被捕,关押至今355天。在一个20几平方米的地方关押了20几个人。但是,我并没有因此感到痛苦,我内心非常的平和,我每天都在祈祷,为我的家人祈祷、为关心和声援我的朋友祈祷,为所有被迫害的良心犯祈祷,也为法官祈祷,为检察官祈祷,为警察祈祷,为这个国家的所有人祈祷。

我也一直为我的辩护人祈祷。我要在此特别感谢我的辩护人,张雪忠律师和吴鹏彬律师。我相信,他们今天从事实和法律两个方面,所作的专业而出色的辩护,足以使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看明白,我完全是无罪的。

实际上,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声援一个孩子入学而被捕,会面临今天的审判。但是,我坦然面对,并不后悔。我以前是一名较为成功的私营企业主,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过上很富足的生活,也可以移民到国外去生活。但是,我主张大家要努力作新公民,我自己就要做一个表率。

我今天在这里被审判,我并不觉得是我的耻辱,我也不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感到后悔。我努力尽到了一名父亲的责任,希望把一个充满自由、公义、爱的国家留给我的孩子。尽管我今天正遭受磨难,但总有一天,当我面对我的女儿的时候,我可以心无愧疚地的对她说: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2014730

人权捍卫者、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案将于2014年8月6日在合肥开庭(图)

(维权网信息员刘云报道)本网刚刚获悉:人权捍卫者、本网信息员周维林案将于201486日星期三在合肥开庭。周维林的代理律师朱久虎律师说,他刚接到合肥蜀山区法院通知,周维林案下周星期三开庭。


本网信息员周维林先生因为关注、报道20134月网友在合肥发起的声援张林女儿张安妮维护教育权活动,结果于416日先被行政拘留,五个月后的96日,竟然再次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后被正式批准逮捕、起诉。

周维林先生自己是工伤事故的受害者,失去了左臂。他做为本网的信息员,关注、报道的多起侵权个案的诉求最终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近年来,周维林因报道侵权个案,遭到过多次传唤,两次行政拘留,多次查抄电脑、照相器材、手机、维权资料等物品。在面对监控、软禁、抄家、拘留等迫害之下,周维林从未放弃过为弱势群体奔走呼吁的行动,也因此,受到了维权界尤其是上访群体的赞誉和尊重。人权捍卫者在依据中国宪法和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行使权利的时候,理应受到政府的支持和鼓励,而不能构陷、罗织罪名非法关押迫害。

本网将持续关注周维林案的进展,并强烈谴责安徽当局打压人权捍卫者的违法行为。


沈良庆:围观李化平“聚众扰乱案”小记

2014730日上午8时左右,从全国各地自发赶来的20多名网友在合肥本地朋友陪同下,陆续来到蜀山区法院要求旁听李化平因参与微观送安妮上学事件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来到通向法院办公大楼的路口,远远就看见很多各种型号、用途的大小警车和大批着装交警、治安警和路障、警戒线,办公大楼附近不仅有大量着装法警、法院工作人员和更多的便衣特警和国保,甚至还停着一辆120救护车。


除了一名来自新疆的女网友提前跟李化平侄子一道,以亲属名义获得旁听证进入法庭,法院工作人员以旁听席已满为由拒绝了网友们要求旁听的合法要求。此后大家就静静地呆在警戒线附近围观。期间众多便衣特务不停地用摄像机、相机和手机诸葛给大家录像、拍照,一些网友也拿出相机、手机拍照对方。

今天气温高达38度,由于警方不允许大家呆在拉了警戒线的大楼左侧背阴处,大家只能呆在遮阳能力很有限的树荫下。原以为上午能结束庭审,没想到下午接着开庭,大家又热又累又瞌睡,简直疲惫不堪。74岁的欧阳老先生心脏装了5个支架,更是体力不支,大家担心出事,就这样警方也不肯通融,允许老人呆在阴凉处。除了庭审快结束时,芜湖网友乐森萍女士所在地国保、片警在居委会主任陪同下要在庭审结束后接她回芜湖;庭审结束后,开道警车和囚车鸣着警笛驶出时,大家振臂高呼:“李化平加油!李化平加油!”让警察们感到有些意外和紧张,制止未果,警民双方还算相安无事,算是各得其所的“双赢”。

昨晚饭醉时有网友担心翌日要求旁听、围观会不会遭到警方强迫驱逐、抓捕,我告慰大家根据自己与合肥警方数十年打交道经验,对方具有一定理性,应该不会出现这种对双方都不利,尤其会让警方出丑的野蛮无理行为,一则我方的行为很理性,仅仅是依法要求旁听,尽管根据对方惯常做法会以法庭旁听证已发完,没有空余坐席为由仅仅允许亲属旁听,实际上不公开审理,剥夺了公众旁听权,此后我们仅仅是在法庭外围观,静待庭审结束,并无任何违法行为,他们没有理由也没必要非法强迫驱逐甚至抓人、遣返;其次合肥警方在跟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打交道时,一般情况下还比较理性,尤其像这种引起外界关注的司法过程,不大可能像建三江、江西新余警方那样愚蠢,公然违法犯罪授人以柄,搞得自己被动,只要双方都有所克制,应该能各得其所。

郑州案通报:自请入狱——公民声援团“请郑州当局以郑州十君子之罪名抓我们入监”(组图)

(维权网信信息员戴亮、关欣报道)本网信息员现场报道:今日(2014730日),郑州三看门前更加壮观,自发形成的郑州案公民声援团打出自请入狱的横幅——“愿与郑州十君子同罪”、 “请郑州当局以郑州十君子之罪名抓我们入监” 表达公民们抗争到底的决心。


同时,他们还打出了震撼中国大陆的四条横幅:“独裁专制是中国一切罪恶的根源”、“当法律不再保护正义 抵抗将成为全民义务”、“中国大陆的民主斗士为了唤醒沉睡中的国人 要么身陷囹圄 要么就是在去监狱的路上”、“正义永存 邪恶必亡”。

今天,这些慷慨激昂的陈辞并不像往常一样只是出现在网络上,而是被大陆人权捍卫者们写在了醒目的红色条幅上,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的门前,和这些公民们一起勇敢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今天,也是公民们声援郑州十君子而接力绝食抗争的第七天,请大家记住这些参加接力绝食人的名字:翟岩民、李发旺、盛兰福、刘海民、侯敏玲、王素娥、王健、尹恩沛、郭春平、陈茂森、王春艳、周莉、覃事文、岳爱玲、杨秀梅、朱桂芹、贾凤珍、杨崇、李燕军、李子候、曾九子、刘勇、陈剑雄、卞晓华、宋宁生、龚新华、牛领钗、邓福权、胡玉华、赵鹏飞、张明厚、姜建军、王俊伟、许梅英、叶红霞,他们不仅是为了十君子的自由、人权而绝食,他们更是为了全体人民的自由、人权而绝食。

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名字的公民,他们或捐款、或献力,一件件令人感动的事情在发生,让我们一并向他们致敬。

关于郑州十君子案及公民抗争的进展,本网将持续关注。
 





“挪威森林”李化平“聚扰”案开庭,30余公民前往旁听被拒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2014730日上午9点,“挪威森林”李化平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一案,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开庭审理,来自全国各地的公民欧阳经华,陈云飞,乐森萍,周小山,张婉荷,北京刘莎,贾榀,刘嘉青等30余位公民,穿着“公民”文化衫到场遇参与旁听,但被法院以旁听席满员为由拒绝大家旁听。公民们只好在法院门口守候开庭结果。


2013810日下午4点左右,挪威森林李化平先生的太太致电张雪忠律师称:李化平先生在湖南长沙被警方抓捕,但刑事拘留证系安徽合肥警方出具,涉嫌的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李化平是因前往合法声援“安妮失学”事件,而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2013227日,安徽异议人士張林和已经在合肥入学的小安妮被警方強行送回家乡蚌埠。小安妮的就学困境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各地维权律师和网友赶往合肥,展开声援小安妮重返校园的抗议活动,其中包括在合肥市琥珀小学附近的西区花园举行绝食活动。

李化平、周维林、姚诚、张林等人之后分别被抓捕,但却并不在一个案件中审理。
 

 
 
 
 





大陆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编者按】昨天(2013729日)福建烨阳律师事务所及其主任邹丽惠律师连续三年发起的"律所年度考核"、“律师年度考核”之诉,将非法的"年度考核"打到法庭了。此案昨在福州开庭,此诉讼被称为“废除律师年度考核第一案”。本网曾予以报道。今天,本网又收到题为《9省律师复议撤销年度考核备案页  11省律师人发起撤销年度考核建议 国务院要求法律法规外对企事业单位水平检查活动一律取消》的投稿,文章对大陆律师要求废除年检的过程与原因,予以概括说明,并附加链接。本网全文转载。
事件:9省律师复议撤销年度考核备案页  11省律师人发起撤销年度考核建议  国务院要求法律法规外对企事业单位水平检查活动一律取消

2014722日,来自广东、福建、江西、北京、广西、湖南、重 庆、浙江、四川等9个省、市、自治区的17名律师,将他们对年度考核和备案行政行为的复议书邮 寄给了司法部。

22日当天,他们和另外4名律师一道发起了《停止对律师()违法强制年度考核和备案的律师法监督书》,并计划7月底征集完成签名后寄出。

2013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就要求各部门 减少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除了法律、行政法规或国务院有明确规定的以外,其他对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人进行达标、评比、评估和检查活动一律取 消。需要进行水平评价的,由有关行业协会、学会具体认定。《关于实施<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任务分工的通知》中更是要求20136月底前必须完成取消达标、评比、评估和检查活动。今年的2月份,国务院下发的《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又 要求取消对企业的年度检查。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年度考核这个计划经济的活化石,已经是目前最严重违背国务院改革精神的部门行为了。”这次针对律师年度考核的复议人之一,福建的邹丽惠律师说。“因为多年提建议要求停止年度考核,我已经四年没被考核了,法院和当事人都误以为 我没了执业资格,其实年度考核和执业资格没关系。”

七项原因解释复议缘由

在复议申请书里,除了列出《律师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关于律师事务所才有权限进行年度考核等相关规定后,17名律师还解释了认为年 度考核对律师(所)侵权的七项原因。

1、给律师增加了填写大量报表的负担。“每年的年度考核和备案,都要求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填报一堆报表,如接收案数量和收入情 况,人员情况,大案要案备案情况,必须免费为村委会、居委会提供的法律服务情况,由地方司法行政机关指定的审计事务所出具的会计年度审计 报告,花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大量时间、精力和费用。”

2、给律师增加了换证费用,旧证换新证的无证间隔期,还影响律师期间无法正常执业。“两证件上的违法印制的年度考核页约占证件 纸张页的一半,其印制费却由律师承担。因为律师证上年度考核备案页共四页,每年使用一页,四年盖满16个章,四年必须换发律师执业证一次。换发新证时收取证件费几十元, 还需要照相等”

3、造成公检法和公众社会误认为律师年度考核和备案是对律师执业的年度再许可, 没有盖律师年度考核备案章的律师证失效。

4、设定的“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三类年度考 核结果,对 律师具有侮辱性。因为评定“不称 职”后律师还照常执 业。

5、只把对律师的年度检查考核结果向社会公示,公务员等行业的考 核评比却不公示,是 对律师行业的 歧视。

6、年度考核备案时必须先交纳律师协会年度的会 费,增加了律 师的经 济负担。

7、部分地方司法行政机关对监督公权违法的律师采用 延缓年度考核备案等手段阻碍他们正常执业。

律师观点:年度考核违反四种法律法规

21名律师的监督书中,律师们更清晰的列出了对律师 (所)年度考核的违反的四项法律法规,即《律师法》《行政许可法》《立法法》《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

“根据《律师法》第二十三条、二十四条规定,对律师 和律师事务所年度考核的权责归律师事务所,而任何法律都没有授权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和各级律协对律师和律师所进行年度考核和行政备案的规 定。司法行政机关和各级律协自我授权,设立行政许可的行为是违法的。往年的年度考核很多同行被卡,今年我也碰到了这个问题,5月份到现在还无法拿到新的律师证”,监督书的发起人 之一,北京知名刑辩律师程海说。

【参考链接】

 新:1260名律师建言废除律所年检
http://china.caixin.com/2014-03-13/100651194.html
 :律师年检何时休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14-03-23/114032570.html
新法制报:为律协收费违反自愿原则福建律师状告“娘家”引热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d3c6e120102uxyq.html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二审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 律师提异议(图)

(维权网信息员报道)2014728日下午,李思华寻衅滋事罪上诉一案的辩护律师刘志强向该案的二审法院江西省新余市中级法院递交了《辩护律师意见书》,对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二审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刘志强律师提出异议。


此前,新余市中级法院向刘志强律师送达了通知书,通知书中称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上诉一案“经合议庭审阅本案卷宗材料,决定不开庭审理”。

对此,刘志强律师提出了异议,刘志强律师在《辩护律师意见书》称:“本律师认为:如果贵院‘决定不开庭审理’的决定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诉法解释第318条的规定,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违法法定诉讼程序而需要发回重新审理,辩护人对此表示尊重和认可。”

“如果不是上述的事由,不发回重审,本辩护人则认为贵院不开庭审理的决定有悖于刑诉法的规定,明显违法”。

最后称“基于上述理由,本辩护人认为,如果贵院不发回重审,则应当开庭审理此案。尊敬的各位法官,由于各种原因法官可能无法独立,但是冲破了法律和良知底线则是无法原谅的。如果今天审判他人的法官若干年后受到历史的审判和民众的质疑,就不光是法官的不光彩,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

对于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二审,本网将继续关注。

案情回顾: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3人因参与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及敦促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于2013427日被拘押,随后被先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又变更成涉嫌非法集会,再后又变成涉嫌“非法集会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被控。

20131028该案开庭审理。

2014619上午,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已被羁押一年多的著名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著名维权人士李思华有期徒刑三年。


 
 
 
 

陈云飞被铁路部门“关照”成都国保又在搞什么名堂(图)

Written By CDP.ORG on 2014/09/16 | 9/16/2014

(维权网信息员陈子龙报道)今天(2014728日星期一),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赶火车去合肥,作为李化平先生案的证人出庭。在进成都东站安检时,陈先生的身份证一到刷卡机,立刻显示出与别的乘客完全不同的信息,最突出的是图片上出现大大的“S.F”两字母,而在此字母上方还有一大大的“!”符号。安检见此,还特别将陈先生的身份证及车票拿到另一登记台做了特别记录。陈先生问安检员,他的个人信息都是成都市公安局提供的需要特别“关照”的?安检人员作了肯定的回答。


今年6.3日,陈先生在成都火车站赶车去南充,也遭遇这样的“关照”。

据悉,成都市很多访民也受到这样的“关照”。“十八大”期间,南方报业的记者何三畏在重庆火车站也遭遇这样的“关照”。

由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这样的“关照”又是全国公安国保系统配合政府做的一项维稳举措。陈先生对笔者说,还好,国保们没有打出“防火防盗防陈云飞”的横幅。陈先生也疑惑地问:“国保们你们究竟要搞什么名堂?”

陈先生还告诉笔者,“国保”这警种行事特别诡秘,这一警种,很多公务员就不知道它是什么东东。就在今天,陈先生到青羊区政府就青羊公安分局违法行为递交复议书时,法制科的工作人员不知道“国保”这东东,在陈先生说道他们与魏忠贤时期的“东西厂”差不多后,工作人员才明白。多数时间不按法律规定常理出牌。在他身上发生的很多事,“国保”们的行为都荒谬绝伦。比如,最近广州国保到成都传唤陈先生作唐荆陵案的证人,广州国保居然对陈先生大打出手,致使轻微伤,而成都国保事后对广州国保的身份也是百般隐瞒。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雍志明一家被强拆表示抗议和谴责

首发《维权网》


昨日,2014725日下午2时左右,雍志明家在经过了长期理性而和平的抗争,在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一直坚持声援和要求政府合理解决雍志明一家今后生存问题的理性抗争下,政府相关部门却忽视老百姓的生存艰难问题而利用强权,动用了政府、法院、公安、国保联合共400多人对雍志明一家的打压和强拆。而当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从清晨就被国保及相关人员监控,当部分人员冲破阻力来到强拆现场时,雍志明的家已经被这些凶恶的暴徒夷为平地,狼藉一片,家里的物件也不知被强拉到何处。

雍志明是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而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长期以来,一直遭受着地方政府的打压和监控,自从人权研讨会人员陈西先生被周永康点名严惩,被当局无视法律,20多天就无耻重判10年的残酷现实下,当局更是对每一个人权研讨会人员变本加厉的打压和施行政治迫害。

雍志明一家人没有工作,一家大小一直是在这个“瑞花广场”的市场做生意求生存,2001年贵阳市南明区政府改建“瑞花广场”时,无视他家有合法营业执照的门面房,政府没有给予补偿,为了一家人的生计问题,他家只好就近在瑞花巷租房居住,一家老小78口人靠摆摊卖蔬菜维持生活,一过就是十多年,而且他家也是瑞花巷有合法户口的居民。

这一次的强拆,当局更是机关算尽,因为从贵州人权研讨会在2005年首届启动以来,每周的星期五下午就成了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聚会的日子,从陈西被诱捕坐牢之后,当局的残酷打压使得这个每周聚会的日子被迫中断,而当雍志明一家面临第二次强拆时,人权研讨会人员的声援也就选在了每周的这天来声援他家。

现面临强拆后的雍志明一家是走投无路,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他的小侄儿就曾哭着问强拆的人:“你们是把我的家搬到天堂还是地狱去了,把我的作业本拿到哪里去了?我今天的作业怎么完成?”可是有谁会对这个刚开始读书,还无法知晓人间善恶的孩子一个回答呢?

其实中央一直都在三令五申的强调,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施行暴力拆迁,限定征收的公共利益前提,公平合理的解决好老百姓的生存和生活问题。可贵阳市地方政府、法院、公安、城管沆瀣一气,官商勾结,利用强权欺压百姓,置老百姓的生存艰难于不顾,使得雍志明一家大小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对于这种利用公权力打压和迫害雍志明一家的做法,贵州人权研讨会表示强烈的抗议和谴责!在此,我们真诚的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本着中央以人为本的理念,公平合理的解决雍志明一家的生计和生存问题!给他家一家老小一条活路!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4726



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公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Copyright(C)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 CDP.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