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民主拯救中国! CDP.ORG
Democracy Save China!

最新文章

为推动地方政府依法行政,常州王小琍申请“三公”经费公开

Written By CDP.ORG on 2015/01/24 | 1/24/2015

(维权网信息员张宁宁报道)201515,江苏常州王小琍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的通知(国办发【201412号)》第三条有关“继续推进财政资金信息公开”的规定,通过邮寄分别向常州市人民政府、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政府、常州市武进区西湖街道办事处申请公开“三公”经费的政府信息。


该《通知》第三条规定,加大“三公”经费公开力度,所有财政拨款安排的“三公”经费都要详细公开,细化说明因公出国(境)团组数及人数,公务用车购置及保有量,国内公务接待的有关情况,以及“三公”经费增减变化原因等信息。由此可见,王小琍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是有法律依据的,各级政府应当向王小琍公开。

在此之前,王小琍曾经要求江苏省财政厅公开维稳费,财政厅以“维稳费”系国家秘密而拒绝公开。王小琍不服,向南京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同样以“维稳费”系国家秘密为由,维持原具体行政行为。王小琍不服,向江苏省高院上诉,此案上诉后至今未判。

法律工作者认为,既然“三公”经费应当公开,那么,维稳费就没有理由不公开了。在维稳费中也包括了“公务用车购置和公务接待等”有关情况。所不同的是,维稳费更是肆无忌惮地挥霍纳税人的钱财,所产生的腐败更为严重。用维稳费设置黑监狱,侵害公民自由权利,明显属于双重犯罪。故要公开“三公”经费,更要公开维稳费。

郭玉闪于2015年1月3日被逮捕(图)

(维权网信息员刘云报道)本网获悉:民主维权人士、学者、传知行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之一、原所长郭玉闪于201513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以非法经营罪逮捕。现关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


2014109日凌晨两点,郭玉闪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传唤,同日晚上10点被刑拘。

20141010日,北京传知行所长黄凯平先生被北京警方从北京传知行办公室带走后,至今仍无任何消息。

20141126日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行政主管何正军于晚被带走抄家,现仍无具体消息。

而夏霖律师由于接受郭玉闪妻子委托,担任辩护人,竟然也遭抓捕。

新年伊始,郭玉闪传出被逮捕的消息,估计黄凯平、何正军处境也不容乐观。

郭玉闪,男,1977年生,福建莆田人,公共知识分子,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毕业,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之一,原所长,《第一财经》特约评论员,原《新青年·权衡》杂志执行主编。主要研究领域为民生、公共政策方面的管制经济学分析,同时多年来一直倡导破除垄断的管制改革。目前参与传知行税收、计程车业、三峡工程等领域的研究。

传知行的全称为“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 传知行创立于20073月。开始由创始人郭玉闪担任所长和理事。传知行致力于调查研究社会转型过程中有关自由与公正的问题与现象。研究主要涉及税制改革、行业管制改革、公民参与、转型经验研究等等。另外传知行还积极举行诸多学术交流活动,也曾参与筹办近期被当局打压解散的“立人乡村图书馆”等NGO组织。

郭飞雄案律师联名要求释放郭飞雄、孙德胜

关于请立即释放杨茂东、孙德胜的律师意见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你院正在审理的杨茂东(郭飞雄)、孙德胜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指控明显不能成立),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于2014619日提起公诉(起诉书落款日期),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02条第一款前段之规定,你院应当在2014819日前宣判,至迟不得超过2014919日宣判。

本案不属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也没有附带民事诉讼,也没有《刑事诉讼法》第156条规定的情形之一,不能适用“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刑事诉讼法》第156条规定的情形没有一项可以适用于本案,即本案不属于(一)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也不属于(二)重大的犯罪集团案件——本案只有两名被告人;也不属于(三)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本案一点都不复杂,案情事实本身明白简单;最后本案也不属于(四)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且不说本案是否涉及面广,但是“取证困难”与否与你院审理风马牛不相及,你院未为本案调取过任何证据,甚至对于辩护人申请通知多名证人出庭作证、申请调取证据的合法申请,你院非但不依法通知、不依法调取,甚至都懒于依法回复辩护人。所以,你院不能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02条第一款中段申请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而你院也未依法通知辩护人本案审理期限有任何延长。

最为重要的是,即便你院违法适用《刑事诉讼法》第202条第一款中段申请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三个月,上级法院也违法给你院批准延长审限三个月,那你院也应当在20141219日前宣判本案。而你院也未告知辩护人你院已经以本案有“特殊情况”为由申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

而你院至今未宣判本案。

所以,现在我们作为杨茂东、孙德胜的辩护人,依据《刑事诉讼法》第96的规定,要求你院立即释放杨茂东、孙德胜。



        杨茂东的辩护人:张  律师
                                李金星 律师
        孙德胜的辩护人:陈进学 律师
                                陈以轩 律师
                                201516

附:相关法律条文

    《刑事诉讼法》第202条: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刑事诉讼法》第96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案件,不能在本法规定的侦查羁押、审查起诉、一审、二审期限内办结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予以释放;需要继续查证、审理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孟猛律师:董广平因祭祀赵紫阳涉嫌寻衅滋事案件法律意见书(要点)

本案是个毫无疑问的错案,根本原因在于某些领导在政治犯了错误,另有企图:


一、本案的由来是郑州公安局某些人在面临腐败调查时转移视线的行为,并强迫法检两家为其背书。

二、2015年国家法治形势会有变化,有些人是不想看到这个形势的到来,故意把水搅浑,延缓中央对法治的追求的步伐。

三、中央对赵的评价是中性的,这也是保留赵党籍的原因,某些人侦办此案是另立山头,否定中央决议的表现。

四、中央提倡不折腾,把问题留给后人解决,因为后人比我们更有智慧,现在办理此案,是逼迫中央表态,打乱中央的部署,是政治上的不成熟。

五、当年很多学生只是给了个处分,现在定纪念人的罪,等于给当年的学生现在的各级干部一个信号,纪念的人都要追究更何况当年参与的人呢,要清理老帐了,不利于干部队伍的稳定。

本案是某些人在政治上先犯拉帮结派的错误,而后千方百计给中央施加压力,分散中央的注意力,他们考虑的只有他们自己的特殊利益而不是国家。多少年都在淡化这样的事,说明中央自有处理的思路,现在突然高调,不正说明某些人包藏的祸心吗?令计划结党营私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广东独立候选人李碧云口述狱中遭奇特“酷刑”

(维权网信息员杨勇报道)注:以下文字是李碧云口述整理记录,有所删减。


据李碧云口述:20131012号,警察到李碧云家抓捕她,她躲在自己房间的床底下,被拖出来,把我房间的门和其他东西都搞烂了。我当时都不知道为什么抓我,当时对我实施了殴打,致使我一直住在武警医院治疗,当时我颈上没力,还有颈上发烫,后来才知道是打折了胸椎。从20131013日到2014521日我一直住在武警医院,去年(14年)4月份的时候,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一直叫他们对我对症下药、康复,武警医院不仅没有帮我更好的治疗,反而将我手脚用脚镣手铐铐起来,从1459日到521日铐了十多天(平时,在押犯看病是一直铐着脚镣的,一旦“犯错”作为惩罚就要将双手双脚全部打字形的铐着,不能动弹)持续了十几天,致使我当时的脚的骨头都变形了,脚上骨质增生都变形了。之后就送到看守所。

去年的713号到715日三天开庭后,法官让到看守所我签笔录,因为我没有按照他的要求签字,我要写上他们的很多违法点:第一是我在庭上说的和笔录上记录的完全不一样,第二你审判长和公诉人说自己是依法审判依法审理,为什么在711号的时候你和公诉人秘密串通警察,我要求审判长为我公开审理,为什么你不公开审理,要对我秘密审理?马上宣布退庭,一直没有公开依法审理?这个审理是对我不公平的审理。第三在七月15日,我有权辩护,为什么你审判长拒绝我辩护?我因病要求延迟开庭,你却宣布闭庭,还让几个法警把我抬出去,剥夺了我的辩护权。

因为我没有按照法官的要求签字,所以我从去年的88日开始,在看守所遭到报复,对我虐待体罚。例如,我在88日我晕倒,四个人把我抬到医务室,在我没有醒过来的情况下,用三床被子把我从脖子盖到脚趾(此时正值广东的夏天,接近40摄氏度的气温),我醒过来的时候,满身大汗,大喘气并呕吐淤血出来,我把被子拉开满身大汗的对医生说:现在是夏天我已经很“温暖了”很热很热了,请不要再用被子盖我了。当时他们说:不管,就是你不听话,所以要对你进行惩罚。我说我什么不听话,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我没有配合法官签笔录的问题。

88日到9月份,一直我一晕倒就用被子盖我,反反复复。

97日下午1点多,我晕倒了,有四个人(在押犯人)其中一个人把我的右手拉伤,我的手无法抬起,手一直肿着,所以到现在我的手指也骨质增生,现在手指好了一点点,又搞伤了我的眼睛,我的经络被拉伤,现在两个眼睛左右不一样,一直没有帮我治疗,我说为什么要把我手拉伤,他说是医生叫我做的。

去年11月份的时候我晕倒了,不仅没有给我真正的治疗,而是叫犯人把我的牙齿敲开,灌东西进去,所以影响我头脑的神经和经络,当时我的感觉就像头上有东西爆炸一样,脸上被撕裂了一样,

所以从去年1118日开始我发作严重,眼睛不能看见,嘴巴不能说话,最长的时候20多天不能说话,最短的时候是几天不能说话,不能睁开眼睛,主要是当时抓我的人打伤导致,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


至今没有给我检查报告,因为医生要工作,只是对我说,对我的报告说的都是有一些偏向,说我这里的神经损伤了,说我上身肌肉萎缩,医生建议我快一点治疗,这个病是瘫痪的预兆,说如果不及时治疗过段时间可能就不能走路不能动了。

于世文狱中诗两首(于郑州第三看守所)


一、生日感怀 

几多风雨几多梦,船到江心人至中。

无怨青春无悔爱,半是沧桑半从容。

2014.10.16作于郑州
三看B15监室

二、七 律———与广平兄狱中共勉

国殇廿五惊一梦,千里长堤祭英灵。

生前完成身后事,心香一柱彻夜明。

古来大有非易象,切莫轻难去意萌。

七尺雄魂青锋铸,不负苍生不负卿。

2014.12.2于郑州三看

注:董广平先生因主持2.2公祭活动与我同时被捕入狱。他本有着稳定的职业(警察),又有着深厚的家庭背景(其父曾任省军区政委),可为了践行六四精神和理想,他义无反顾地抛弃了这些,幷两度牢狱,长的一次达三年。今天提审中与广平兄意外相遇,几句简短问候,令人感动不已。

马连顺律师:祭奠耀邦紫阳,何罪之有?——建议对于世文等人不起诉的法律意见书

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检察院:


作为被告人于世文的辩护人,发表以下无罪辩护意见:

一、对于世文等人的行为定性错误

1、事实回顾

根据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的表述:201341日,于世文、陈卫(另案处理)夫妇组织人员在河北正定县殡仪馆举办“六.四遇难者亡灵”公祭活动,被当地公安机关阻止。于世文随即于20141月底两次预谋组织祭祀“六.四”活动,于世文、陈卫商量后联系董广平、施平(另案处理)等人,并选定农历正月初三(公历22日)在赵紫阳老家附近安阳滑县与濮阳交界处的黄河大堤15坝处举行“胡耀邦、赵紫阳及六.四英烈”公祭。随后,于世文购买花圈等祭祀用品,制作公祭活动所用的背景喷塑。22日早晨,于世文、陈卫等人按照事先计划先后赶到黄河大堤开展公祭活动。公祭活动由董广平主持,陈卫宣读《公祭词》,施平、侯帅、邵盛东(另案处理)积极参加。活动结束后,于世文等人到“赵紫阳出生地”门前合影留念,后于世文用自己的GMAIL邮箱将其公祭活动照片及《公祭词》寄给“美国之音”记者宇治(音译)。于世文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23日,姬来松(另案处理)、侯帅就“六.四”公祭活动接受“自由亚洲”的电话采访。据统计,此公祭活动被境外“美国之音”、星岛日报、大纪元、博讯等27个国家媒体以新闻形式报导。其中“民主中国”浏览量3417次,“参与网”浏览量788次。

2、定性错误

 于世文等人根据民俗传统和自己良心驱使于201422日(农历初三)祭奠胡耀邦、 赵紫阳及“六.四”无辜死难者的行为完全合法。为追念死者并安抚其在天之灵而举行仪式祭奠亡魂的行为,法律没有规定可以祭奠谁、不可以祭奠谁,况且祭奠的“六、四”死难者都是无辜的市民和学生,而胡耀邦、赵紫阳都是党和国家的前重要领导人,为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赵紫阳虽然在1989624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赵紫阳同志所犯错误”的报告中,撤销了他党内外一切职务,并对他的问题继续进行审查,至今审查了25年,他已经辞世9年,没有定论,他死后在八宝山火化,既然没有审查出什么问题,就还是我们的同志,还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重要领导人,那为什么就不能祭奠呢?依传统民俗祭奠故人,何来寻衅滋事犯罪行为?

二、从犯罪构成理论分析,于世文等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1、不具备本罪的主观方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18号)第一条 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而于世文等人根据民俗传统和自己良心驱使祭奠胡耀邦、赵紫阳和“六.四”无辜死难者的行为,是非常严肃的,绝对没有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的目的和在公共场所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

2、不具备本罪的客观方面。依据法释〔201318号第五条之规定:在车站、码头、机场、医院、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应当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活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于世文等人在传统佳节期间,祭奠自己可亲可敬的亡故之人的日期内,凭自己的良知和信念行事不属“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行为,在满天野地见不到人烟的黄河大堤之内,也不可能有“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后果。

本案视频虽然传播到网络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21号)第五条第二款“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的行为。而于世文等人回答记者和传播的事项都是客观事实,同样不具备构成本罪的客观方面。

根据犯罪构成理论,犯罪必须同时具备犯罪的主体、主观方面,客体、客观方面才能够成立犯罪,四要件中缺少任何一个要件都不构成犯罪,通过于世文等人不具备本罪的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足以证明其不构成犯罪,无须再论证他不具备其他两个要件了。

三、从国内、外类似事件看,“六四”应该平反昭雪

祭奠耀邦、紫阳离不开“六.四”。毕竟“六.四”因悼念耀邦而引发,紫阳以失去权力和自由为代价。那些“六四”英烈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中层出不穷,精忠报国的千千万万英烈中的一部分,他们是现代历史中为反腐败、反专制、争民主、争自由而英勇献身的杰出代表,更是值得祭奠的人。中外都有平反的实例:

1、四·五运动

197645日发生的源于全国人民对周总理的悼念以天安门事件为中心的反对专制、要求民主的全国性的群众抗议运动,史称四五运动,即“四五天安门事件”,1978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撤销中央发出的有关天安门事件的错误决定。

2、南韩的“光州事件”

1980515日,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光州事件”,军政府悍然以武力镇压以学生为主体的民主运动,造成平民的巨大伤亡,据事后可靠统计,共计死亡633人,军警死亡27人,受伤数以千计,财产损失达226亿韩元。1988年,“光州事件”在国会中被重提,1993年南韩政府为“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正式为“5·18”运动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

3、台湾“二二八事件”
  
台湾地区于1947228日爆发并蔓延全岛的冲突流血事件,史称“二二八事件”,其死亡人数有各种估计,从数千到十几万。1992228日,二二八纪念活动在台北音乐厅举行,先由曾道雄以莫扎特的安魂曲来慰灵,悼念死难者。李登辉出席致词,这是台湾45年来第一次朝野一体以公义与爱的精神,用美丽音乐来纪念“二二八事件”。以后又建立了纪念碑和向死难者家属发放补偿金。彻底为“二二八事件”平反。

4、“三一八惨案”

1926318日,数千名学生在段琪瑞执政府门前示威情愿,执政府的卫队居然在慌乱中开枪,当场打死47人,伤 200多人,酿成“三一八惨案”。 鲁迅把“三一八”这一天称爲“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其实,在得知卫队开枪打死学生之后,段琪瑞顿足长叹:“一世清名,毁于一旦!”当时的国会立刻通过了屠杀学生的“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还有国务院的“阁员总辞职”,有段琪瑞颁布的对死难者家属的“抚恤令”, 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而对各个学校举行的各种悼念活动,以及全市的“国民追悼大会”和各种报刊的广泛而详尽的报导,段琪瑞执政府也没有加以阻拦。

威权政府在面对民众的民主诉求时习惯于用枪杆子解决问题,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类进步,会逐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给以平反昭雪,重新获得公民的信任,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能够为“四五运动”平反的中国党政机构,不至于连我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盟友北朝鲜的敌对势力南韩当局,国民党反动派,北洋军阀政府都不如吧!

四、25年来国际环境发生的重大变化,使平反“六.四”成为可能

1、我国加入了一系列国际人权公约

《世界人权公约》是19481210日第三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是有组织的国际社会第一次就人权和基本自由作出的世界性宣言。中国加入了联合国,便自然地要认同联合国宪章及世界人权宣言的精神及内容。19711025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就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自然也应当承担其法律责任。宣言确立了“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为了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免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国际社会又缔结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我国于199710月签署, 2001327日已全国人大批准,同年627日对中国生效。

中国政府已于1998105日签署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公约尚未对我国正式生效。

20043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首次将“人权”概念引入宪法,明确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我国宪法第33条第三款。

2、“人权高于主权”已成为国际共识
   
1994年,非洲国家卢旺达国内的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发生大规模冲突,最后发展为两个部族之间的互相残杀,当时美国和欧州其它国家准备及时派兵干预,但中俄两国以所谓“不干涉他国内政”为借口,在联合国强力阻挠美国的行为,致使该项人权救助行动在联合国流产,结果国际社会眼睁睁地看着卢旺达两个部族之间在大约1个月左右的时间内,互相用砍刀、棍棒、石头、猎枪等野蛮手段互相残杀,直到这场原始而野蛮的残杀结束,卢旺达国内多达100余万人被杀害。
   
卢旺达两个部族之间野蛮血腥屠杀的音像资料及调查情况等众多铁证被公布后,举世震惊,正是这一场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惨烈大屠杀,才在国际社会彻底改变了某些国家长期顽固坚持的所谓“主权高于人权”的荒唐说法,联合国及美国和西方国家因为没有及时制止这场大屠杀,遭到了国际社会最强烈的批评,中俄两国面对如此野蛮的大屠杀更是哑口无言,再也无法以“主权高于人权”为自己国内的非法镇压辩护了。自此,“人权高于主权”的国际法原则在国际社会成为主流并得到广泛认可。

3、国内、外释放了一些平反“六·四”的消息

在网上流传甚广的杨尚昆日记中杨表示:“六四”是我党历史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只要共产党还是一个坚持实事求是的政党,就一定会纠正这个错误,在适当的时期为 “六·四”平反。”

2011年卡扎菲动用军警向平民开枪镇压,还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到他只是在效法中国“六·四”的做法,用这种镇压换得国民经济的稳定增长和国内秩序的长治久安。在2011226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1970号决议,启动了对利比亚的全面制裁,并授权国际刑事法庭对卡扎菲涉嫌犯下反人类罪进行调查,决议获得全体通过,中国政府也投了赞成票,即中国政府也认为这种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的行为是反人类罪,应当受到国际刑事法庭的审判。

以上国际、国家行为,使于世文等人认为党和政府为“六*·*四”平反的可能性,从而为共产党巩固执政地位加分。

五、如果将于世文等人起诉会造成极其严重的社会后果

如果一定要追究于世文等人刑事责任的话,我们准备以下证据,以备不得已时使用:

(一)法庭举证

1、请“六.四”遇害者家属、殡仪馆工作人员、北京医院大夫就当天抢救伤亡情况,提供包括天安门母亲及其他六**四死难者家属、301医院蒋彦永医生及其他医疗人员还将向法庭提供众多的证人证言;

2、请当年参与八九六四事件的当事人,比如赵紫阳秘书鲍彤、被坦克碾断双腿的北京体育学院学生方正、当年请愿活动的组织者王丹、封从德、周锋锁等,不论他们如今在国内还是海外,请他们出庭作证或通过电话、视频作证,证明当年的历史事实及发生悲剧的前因后果。

3、原始视听资料,证明“六.四”惨案发生、发展和结束的过程;

4、请因“六四”受到各种牵连的党政军和社会各界人士作证。

通过以上举证证明“六·四”的事实和真相是什么。国内外一直存在平反“六四”的呼声,于世文等人的祭奠活动只不过是这种呼声的反映。毕竟从国际社会的标准来看,任何政府动用军警,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就是犯下了反人类罪。

(二)辩护、旁听和法庭选择

1、保守估计,得知此案起诉到法院的消息后,国内踊跃志愿参加于世文案的辩护律师,不少于一百名;

2、公民自媒体以微博、微信、博客进行现场直播;

3、国内、外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媒体进行广泛传播。

4、旁听人员初步估计不会少于1万人,建议联系在省人民大会堂或者郑州大学礼堂开庭,以便社会各界人士前往旁听。并希望警方做好维护秩序工作,而不是阻止公民前去旁听,以免在这一程序上的违法导致开庭不成或者造成类似于前期公民抗争,声援“郑州十君子”的后果。

辩护人也有顾虑,党和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最初是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动乱”后来定性为“六.四风波”,再后是“六.四事件”,再后来就不提这件事了,现在是不许提这件事,80后的年轻一代大多不知道此事。如果经过这样的开庭审理,大量证人出庭作证,大量视频资料再度出现,这个事件再度热议起来,疯传国内、外网络,报纸、杂志、广播、电视,暴露出党和政府的历史上这样一个污点,继续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的合法性是否会受到质疑?办理这些案件的警员、检察员、参与研究、决策的人员算不算“吃共产党的饭,挖共产党的坟!”,会不会自以为拍某领导的马屁而拍到马蹄子上!

刚刚结束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了“依法治国”的方针,之前政法委和最高法也下发文件,对办错案的警官、检察官、法官将终生追责,此案一旦起诉判刑,冤案做成,不要说“六·四”平反之日,就是现有事实和法律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也是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的徇情枉法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犯罪行为!必将受到追究!

综上,对于世文等人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是唯一正确的处理方案!

以上代理意见,请办案人员在研究该案时予以参考!

致以

法治之礼!

                                 辩护人:马连顺
                        江苏天之权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律师
                            20141231

南京警方半夜暴力抓捕“纪念林昭”“穿黑衣拍照”的公民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20151423点左右,江苏南京公民王建正在家里招待帮助他搬家的人士,突然冲进三十名左右穿制服的警察和辅警及二三名穿便服的人,将在王建家里的张志刚、张玉祥、金晓帆、邹义、李望(包括主人王建)抓捕,据后来提审时得知,是因为之前他们“纪念林昭”和穿黑色文化衫拍照发到网上的事情。

     
据王建于15830分从派出所发出信息称:“昨天我在家请朋友吃饭,晚上十一点左右家中突然冲进三十名左右穿制服的警察和辅警及二三名穿便服的人。把我和张志刚、张玉祥、金晓帆、邹义、李望强行带到江宁区谷里街道派出所。在我家里要收缴手机遭到邹义拒绝,五六名警察辅警当场将邹义按倒在地并将邹义胳膊扭伤。我们五人被带到派出所以后被分别询问,我个人在四个小时以内做了两份笔录,然后由两名辅警将我看管在询问室里。询问内容除请人吃饭以外还涉及到从前一起吃饭及纪念林昭,和穿黑色文化衫拍照等事”。

据悉,目前,邹义被关押在小市派出所,其他人被关押在谷里派出所,截止发稿,邹义应该还被关在小市派出所,金晓帆昨天被带到栖霞派出所询问,夜里两点左右放回家,被要求今天上午继续去栖霞派出所去谈话。其他人员还没有被释放。

谷里派出所电话 02584951531 84951532 84951533 。小市派出所02584427690

隋牧青律师:回某地国保——我过分了吗?

某地国保通过一位朋友传话警告我:在为良心犯拍照及发布案情相关信息时“不要太过分”,类似的威胁、警告最近一年多我已收到多次。


我想了下,过往我在会见良心犯时不仅为其拍照,而且是会见一次拍照一次,为此已多次与看守所及办案单位发生冲突乃至被扣查;同时我也如实披露警方违法办案、良心犯遭受酷刑等情形。在警方眼里,我确实做事可能太过分了。

但是我认为于法于理,我之行事,均无任何过分之处—我不想与任何公职人员发生冲突,我只想尽量维护自己的执业权利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我之行事均为合法,无论拍照还是披露相关案情及办案方的非法行为,均为律师法定或法无禁止的权利,我之行事并未突破任何现有法律框架,尽管现有法律中恶法遍布。

2、情理上,某些部门觉得我“太过分”,无非是因我以忠于当事人利益为首位而未屈从某些公权的威胁、干预。如果律师不能忠于当事人,还不如设法去做人民的老爷—公务员。

3、对我的偏见、敌视,源于公权惯于自尊并蔑视民权。

隋牧青2015.1.4

上海民主维权人士的元旦聚会 强烈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良心犯(图)

Written By CDP.ORG on 2015/01/20 | 1/20/2015

(维权网信息员潘黎明报道)2015年元旦,上海民主维权人士的同城聚会顺利进行:王法展、张汝俊、王定邦、邱蓓、杨勤恒、汪建华、黄小芹、解向荣、许国治、潘家全、章华麟、万文英、陈建芳等18人参加。


大家相聚一堂祝元旦快乐的同时想起为国人争取民主自由而身陷狱中受难的良心犯,向良心犯致敬,呼吁当局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强烈要求立即释放被关押的良心犯:王炳章、伊力哈木、铁流、李化平、杨林(杨明玉)、杨天水、周维林、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王永红、王藏、王默、陈卫、陈西、陈启棠、陈剑雄、陈树庆、郭飞雄(杨茂东)、郭泉、郭玉闪、孙德胜、孙海洋、孙峰、谢文飞、谢长发、叶晓峥、贾灵敏、候帅、刘家财、刘贤斌、刘地伟、刘萍、刘晓波、彭明、于世文、董广平、侯帅、丁家喜、许志永、郑培培、赵广军、赵振甲、姜立钧、浦志强、高瑜、张向忠、张宝成、张圣雨、张英、张林、崔崇旭、苏昌兰、袁奉初、袁小华、赵枫生、王喜利、汪龙、黄静怡、吕耿松、冉崇碧、李尉、余文生、姜家文、柳小华、黄文勋、姚诚(谭春生)、李思华、魏忠平、谢云达、蔡晓红、石萍、颜兰英、徐佩玲、吴玉芬、虞春香、尹慧敏、谢金华、金妹珍、程玉兰等。

他们中间有的实名举报腐败分子、有的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有的要求实施宪政主张真普选、也有的请求习近平关注人权的,他们竟然都被扔进牢里,“依法治国”就是这样的吗?外国人看不懂,中国人也看不懂。

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公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Copyright(C)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 CDP.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