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民主拯救中国!(CDP.ORG)
Democracy Save China!

最新文章

张海彦:我第三次被送精神病院的经过!

Written By CDP.ORG on 2014/11/25 | 11/25/2014

20141021日下午2点,我在辽宁省凤城市火车站买票,要去外地。这时有警察查我身份证后,就不让我走。阻拦的原因是我以前上过访。我向他们解释说:现在已经息访了。可他们却强行将我押到凤凰城公安分局。当天,分局出动了6名警员扭送我到凤城市精神病院。


《国家精神病法》有明确规定:未经家属签字,不能将患者强制送精神病院。凤城市警方公然违法,藐视法律;而且动用了6名警力,浪费国家的维稳经费。
为什么凤凰城公安分局胆子这么大?因为他们事先已经给我造了一个假的精神病鉴定。这要从两年前我的上访开始说起。

我张海彦是辽宁省凤城市人 (隶属丹东市。因举报本地的高宏(外号红哥)等人为首的黑恶团伙被打击报复,被迫离开家乡到辽宁省大连市打工,因屡被迫害,无奈走上了凶险的上访路。

在上访过程中,被腐败分子(徐才厚的爪牙、黑恶保护伞)打了毒针(饮料里注射结核菌病毒)。而在我治疗疾病的过程中,他们为了掩盖罪恶,对我的诊断进行造假,导致我的病情未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无奈之下我就把这些事情公布到了网上。

因为打毒针的证据是缺失的,辽宁省凤城市凤凰城公安分局为了及早完成我的信访案件,就以此为借口公然造假,给我造了个假的“精神病鉴定”。他们三次将我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让我被迫吃药,一日两次(早晚各一次)。同时却并不治疗我的结核病。

如果我被鉴定成精神病,那么我所有的举报都不会被采信,将来再到任何地方举报都没人受理了。他们就是冲着我的举报来的。

把我送进精神病院,黑恶的保护伞满意的笑了,腐败的官员安心了,似乎可以结案了,可当地对高宏等人黑恶暴行的举报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再说腐败分子徐才厚已经抓起来了,那对张海彦的冤案为什么还不改正呢???

为了治疗疾病,我只好签了息访书。可已经息访了,为什么还要派6名警力抓我送精神病院?

感到悲哀的是,当一个人受到极度迫害时,会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社会无情的抛弃了。中央政府在提倡依法治国,让公平正义回归社会,可地方政府仍然在制造冤假错案。

其实凤城市的问题现在已经很明朗,前市委书记王国强外逃美国,现已被抓回。如果上面真的想彻查他的问题的话,所有问题应该都会浮出水面。难道辽宁省凤城市真的是官匪一家吗??

我们的新闻联播里经常评论某外国的极端组织、恐怖组织等等。。。。

现在想想真搞笑;被黑社会逼的来上访,却被腐败分子打毒针,掩盖罪恶送精神病院,某国不是最大的恐怖组织吗?

感谢亲爱的上帝,感谢大家的关注,我张海彦已于1025日得到释放。

圣经上说,恶人必得灭亡!因为平安和正直与神同行!同时也祈求神开恩、怜悯这些罪人吧!!!因为他们所行的罪孽,他们不知道。

为了下一代不再生活在这污秽的环境里,希望遭遇迫害的公民们敢于揭露真相,唤醒民众,让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生活在怎样恶劣的环境里!恶梦不醒悟,人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请广大媒体和正义人士持续关注!张海彦电话:18501913937  

伊力哈木写百页二审申辩书:一审判决书列举的证据错误百出 不出庭证人证词前后矛盾(图)

(维权网信息员戴亮报道)本网获悉:今天(20141029日)上午,李方平律师会见了伊力哈木,被戴着脚镣的伊力哈木针对一审的判决书,写出了自己100多页的二审申辩书。



李方平律师在微信中说:“今天(20141029日)上午会见还戴着脚镣的伊力哈木,他谈到判决书列举证据的错误百出、以及不出庭证人的证词前后矛盾,为此写了100多页的二审申辩书。他拿着这叠厚厚的书写材料,笑着反问我:‘会有用嘛?’我无言以对,只能安慰他,权做解释说明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管用了。”



王藏太太:让全世界看看北京警方是怎样骚扰我和孩子的!

【编者按】本网将王藏太太近期微信整理在一起,以使人们从中看到她们母子的艰难境遇,本网对北京警方大搞株连,对妇女、儿童权利肆意侵犯的行径强烈谴责,并呼吁对王藏家人予以关注和帮助。


王藏2014101号晚在家小区楼下被十几人带到宋庄派出所,第二天早上九点,十多个人来抄家。两个民警,警号:077106警号:064721!七八个便衣,还有巡警,保安。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只有一张空白的搜查证,把家里每个角落翻个遍,直到下午两点多他们把家里的电脑,路由器,太阳伞,墨镜,民国国旗,还有王藏的书面资料都搜走!他们还不断威胁我配合他们,要不把我和孩子带走!

那几天我疯狂的找王藏,去派出所门卫不让进,打派出所电话他们用各种理由不回答,直到五号上午我又去宋庄派出所,他们拖了一个小时才告诉我王藏2号晚被市局的人带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刑拘,当天下午4点半接到一看电话:01087395193告知王藏以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

7号晚上国宝又去我家,因我不在家,(贾国宝:13511000817)打电话让我去派出所 8号早上又接到宋庄派出所几个电话:01069591870。民警李跃电话:13910011704让我去派出所,他们不停打电话找我,非要见我一面,直到下午四点我到宋庄派出所,一个民警(警号:064661)接待了我,做了半小时的笔录,笔录完就把我和孩子非法拘禁在询问室。

一个便衣胖子要我手机,不给他就抢我手机,我又夺回来。孩子要上厕所,坐在门口的巡警一直辱骂不让我们去厕所,还一直重复说别想出去。孩子被吓的一直哭,没有水没有饭,他们十多个人不停抽烟,孩子无法呼吸,哭着让我带她走,我带着孩子走到门口他们把门用力关上,撞到孩子的脸,孩子就一直哭,他们一个接一个来骂我们,骂孩子,骂父母。其

中一个便衣警察故意来撞我们,把孩子奶瓶撞掉几次,我们又冷又饿又渴,连厕所都不让去,孩子被吓大小便失禁,哭累了睡了一会,直到凌晨一点又带我们去做笔录,笔录完送我们回家。

16号下午接到房东电话让我马上搬家,国宝一直找她谈话,给她压力要我搬家。无奈下我把东西搬出来,去找认识的朋友谁家方便就住谁家,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每天带着孩子奔波,王藏一直没消息,担忧王藏,孩子又小,安身之处都没有。

今天(27号)宋庄派出所又打电话问我住在哪里要过来找我问话,最后约定明天去派出所,这样的骚扰哪天为止?

因声援香港 南方街头运动四人刑拘 一人失踪

(维权网信息员刘云报道)201410月以来,因声援香港而被刑拘、失踪的南方街头运动参与者共五人,其中:谢文飞、王默、孙立勇、孙涛四人被刑拘,张圣雨仍处于失踪状态。


据维权人士杨崇今天微信:“今天下午来到荔湾区看守所寻找张圣雨的下落,看守所告知必须是家属携带家属通知书和身份证才能查询、送物和存钱。张圣雨是103日上午在荔湾区东沙街被土匪绑架并失踪的,之后刘正清律师带着张圣雨的委托书到越秀看守所会见被告知查无此人。张圣雨是因为举牌声援香港占中而被失踪的,目前广州因为举牌声援香港占中被刑事拘留的有谢文飞、王默、孙立勇、孙涛,他们四位都被关押在越秀看守所,他们也是目前南方街头运动最活跃的行动者。2014.10.28

对于张圣雨、谢文飞、王默、孙立勇、孙涛五人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女士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20141027日被带走的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已经证实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刑事拘留。


据其丈夫陈先生说,1027日早晨九点,苏昌兰被佛山市南海区桂城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带走,并搜查扣押,至今28小时没有回应。陈先生到派出所找人,被拒绝接待,到公安局投诉也没有回复,后有警察告诉陈先生苏昌兰已经被以“煽颠”罪刑拘。

陈先生说,1027日晚上11时,派出所还过来十余人以查暂住人口为由,逐房检查,连神龛门也不放过。
    

苏昌兰具体因为什么事情被“煽颠”目前还不清楚。

7位北京民主维权人士吃饭聚会竟遭抓捕刑拘 多人失联

(维权网信息员刘云报道)本网获悉:20141025日星期六,7位北京民主维权人士在北京朝阳惠新西街吃饭聚会,随后竟遭北京警方抓捕刑拘,现已多人失联。


据参加周六晚在北京朝阳惠新西街聚会的贾希平说:“当晚参加聚会的有7人:陈兆志、马新立、郭旭举(岩高)、贾希平、泉健虎、王老板和天津学生李新国。

至此48小时过去,马新立已被确证关入朝阳看守所,郭在当夜被警察敲门时逃走;与陈老师手机一直失联;泉健虎一年前的手机已是空号;余二人无联系方式。看来这几人多被抓,不是传唤,而是刑拘。”

他评论说:“这是一年来所没的,吃饭就抓人!他们在饭桌上说了什么就至被刑拘!这是什么依法治国啊!惠新街的聚会坚持有两年,主旨一直是依法维权,遵守法律。吃个饭就被刑拘?这是公然践踏最基本的人权!应当将非法执法者绳之以法!这是什么混帐的世道啊!”

对于此次北京抓捕事件的七位人士:陈兆志、马新立、郭旭举(岩高)、贾希平、泉健虎、王老板和天津学生李新国的处境,本网将持续关注。

李仲伟律师:维权人士张宗钢会见记

今天(20141027日)下午,我在丰台看守所会见了北京维权人士张宗钢,他是因举牌“风雨中抱紧自由”、“北京被拆户支持香港”和发“组织大家到香港去打酱油”的微博,101日被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的。


看得出,张宗钢状态很好。他说,他支持香港是支持香港繁荣稳定,想去香港打酱油是因为香港食品安全。这次抓他也与他告政府有关。

他与曹宝印关在一个号里,他说他可以借机会跟曹学习写作,以后能更好维权。张宗钢是从位于北京石榴庄的房子20126月份被被强拆后开始维权的,参加了很多公益维权活动。仅2013年一年的时间,他与姜流勇、李冬梅等人在丰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案子200多起,占该院行政案件的四分之一,其中他自己起诉的有六十多起。

张宗钢是从访民到公民的典型代表,他也曾经帮助过不少来京上访的公民。各地有不少公民往看守所里给他寄名信片,尽管他没看到这些明信片,他也很是感谢。

诗人王藏被抓后 其夫人及孩子被北京警方频繁骚扰

(维权网信息员戴亮报道)本网获悉:自维权诗人王藏被北京警方抓走之后,王藏的夫人及孩子屡屡被当地警方骚扰,生活难安。


今天(20141027日),王藏老婆在微信中说:“16号下午接到房东电话让我马上搬家,国宝一直找她谈话,給她压力要我搬家。无奈下我把东西搬出来,去找认识的朋友,谁家方便就住谁家,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每天带着孩子奔波,王藏一直没消息,担忧王藏,孩子又小,安身之处都没有。今天(1027日)宋庄派出所又打电话问我住在哪里要过来找我问话,最后约定明天去派出所,这样的骚扰哪天为止。”

对于王藏及其家人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赵素利:就秦永敏遭非法绑架至今不能回家致武汉国宝大队的抗议信

20141027日,今天是秦永敏离开家的的第9天。十八届四中全会也早已在1023日闭幕,当初1019日下午,秦永敏在上街途中被国宝拦截绑架时打电话的“为这次会议出去几天”显然不符。

1021日上午打电话给武汉市国宝于顺利,他说下午来说明情况,当天下午于顺利来到秦永敏家中,说“这次也是出去玩几天,对他是属于保护性的旅游,会议结束会马上回来。”

1023.当会议拉上帷幕,再次致电于顺利,他说他不知道还要问问情况,过后给我答复1024日再次打电话,于顺利不接电话。

1025日再打电话,于顺利说,这次会议结束了,还有点事不可能会马上回来。再等几天。今天已经是十八届四中全会,闭幕的第4天,秦永敏音信全无,身体状况也不得而知,为此本人强烈抗议武汉公安系统非法绑架秦永敏。

秦永敏属于中国正常合法公民,没有做出什么违法犯罪行为,至于武汉公安系统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前夕做出的违法行为的种种解释,本人不能接受。

今天,在全国上下为这次会议贯彻落实“依法治国”的时候,武汉国宝大队竟然做出违背会议精神的举动。严重玷污了国家法律神圣的尊严。为此,本人强烈抗议武汉公安系统,望其立马停止犯罪行为,还秦永敏自由。
         
赵素利(秦永敏妻子)
2014.10.27.

许娟(沈爱斌的辩护人):丁红芬案庭后揭露(图)

20141026日星期日庭审,无锡市滨湖区法院程序上严重违法。审判长王锐,在两天的庭审中,一直充当笑面虎。昨天的庭审虽然小有火花,但是面子上至少说的过去。今天在质证环节,辩护人多次提出关于证人出庭作证申请,合议庭不正面回答问题。在辩护人还没举证结束,审判长立即宣布进入辩护阶段。公诉方立马宣读起诉意见。遭到辩护人刘晓原律师的激烈反抗。此时法庭内外所有法警全部集中到5位被告和辩护人坐席。并有两名法警手指刘晓原律师,企图打断其说话,并加以语言威胁。刘晓原针对合议庭偏袒行为,申请整个合议庭回避。审判长宣布休庭10分钟。但是整个休庭持续了40多分钟。


今天说到刑讯逼供,沈果冬,殷锡金都落下的眼泪,那时我有些动容,看到男人在我面前哭泣。最让我意外的是,一身傲骨的丁红芬,说到此时,泣不成声。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眼泪。黑教育、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给这些造成了除了肉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永远抹不去的烙印。 

庭审最后发生了一幕很不和谐的画面。被告丁红芬是被法警压倒在地,几名法警,强行把丁红芬拖着带离法庭。原因是,在辩论阶段,丁红芬向审判长提出,今天有人大和政协的代表在法庭现场,他们和你关心我的问题,我想将我个人的经历简单讲诉一下,不占用庭审时间,我最后再说。审判长说,放到最后吧。在第二轮辩论结束后,被告做最后陈诉时,丁红芬又再次提出此要求。审判长是明确答应的。可是在所有被告陈诉结束时,审判长刚敲法捶,法警就将手铐给丁红芬带上。丁红芬举手示意,却被法警按倒在地,强行拖离法庭。此时所有辩护人,都站起,对法警的行为提出控告!

同时我质问审判长,丁红芬的要求,你是答应的,为什么不让她说?审判长笑着对我说,我没有不让她说啊!我说:“审判长你都没说要带离被告,法警凭什么带人?而且采取如此粗暴手段?你目睹了这一切,为什么不制止?”审判长避而不谈,还让我们所有辩护人,不要走,笔录还没签字。鉴于无锡市滨湖区法院在审理此案过程中,程序严重违法,故意偏袒,有失公平。我们所有辩护人拒绝签字! 








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公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Copyright(C)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 CDP.ORG All Rights Reserved.